追蹤
→ 按一下這裡進入ROMAN ←
關於部落格
萬年荒廢之地 現在應該只會更新相簿
  • 82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0

    追蹤人氣

—— 傷別離。

 二零XX年十二月二日 星期三 陰

  在維也納舉辦的那個國際性音樂比賽來信邀請我參賽,因為我在香港的表演受賞識了。雖然這無疑是個好消息,參賽對我的音樂前途一定有獲益。但父母更決定在比賽後安排我在當地繼續留學,因為那邊有他們相熟的朋友在當地的音樂學校專科教授長笛,比起在港學習更為適合我。而我亦當然對這個安排感到十分興奮,但亦帶有愁緒之情。

  到維也納留學,自然要與在港親友離別,分隔兩地。縱然現今互聯網科技發達,人與人的聯絡方便了。但這彷彿與過往東西柏林被一牆分隔無異,人與人即使能隔「壁」見面,卻觸碰不了。

  不忍心地向親友們逐個告知這「喜訊」,雖然他們臉上都掛著笑容、衷心的祝福我,而我就只能用硬擠出來苦笑面對他們。每告別一人,心裡就多被刺傷一下。不過這裡多少的刀傷都一定不及那用斬艦刀狠狠大砍的重擊,我到底能否挨下這一刀呢?現在只能用不安的心緒、扭曲的神情面對明天,往見我最不想見的那個人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十二月三日 星期日 陰

  如常的上學,如常的課堂,如常的下課。原本以為今天應該是一如以往普通的上學日。她的到來卻打破這一切安寧,粉碎我的冷靜。

  放學後,她來到我的課室,帶我到花圃那兒說有事要急著跟我說。我們二人本來就常約到花圃那邊見面約會,不同的是她今次的神情詭異,眼神閃縮,步伐急促。一看就料到不會是什麼好消息......

  「之前跟你提過在維也納舉辦的那個國際青少年音樂大賽,想不到大會真的邀請我參賽了,我也接受了邀請......所以開始放寒假時我要馬上啟程飛往維也納準備比賽了。而且爸媽還說,比賽完結後順道要我在那邊留學,那裡有他們的老朋友在音樂學校專門教授長笛學系,所以想我嘗試跟他學習一下,若果表現好的話,就會一直在那邊學習,可能忙到連回來香港的時間都沒有了。所以在這之後,我們可能沒多少機會再見面、再在一起了。」

  等等......這是什麼狀況?什麼沒多少機會再見了?一個月前明明還跟我說要永遠在一起的承諾是什麼?聽到這裡我的思緒跟面容一起扭曲個一團糟。

  「抱歉......明明一個月前才剛接受了你的心意,我卻這麼自私地只顧自己的前途,忽略了你的感受。可能你會因此討厭我......但請你別忘了這一個月來我們相處的時光啊。能讓我再任性多一次嗎?可以原諒我,繼續當回朋友嗎?跟我電郵聯絡好嗎?」

  沒錯,我應該是因此而覺得憤怒的,但面對著她,卻沒有半點怒氣。為什麼呢?因為我還是喜歡著他,只喜歡她,不可能討厭她。即使要與她離別,我也要滿懷笑容歡送她,讓她安心。

  「我會來送機的,所以道別的話留在那時好了,我們還有幾天光陰可以共處呢。」

  決定了,我要在離別那天給她留個最美好的回憶。即使我們不能在一起了,我也要她記住我,這個深愛著他的人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十一月一日 星期六 晴

  在今天的音樂會完結後,我終於鼓起勇氣向她表達我的心意。從上年加入樂團而認識她,就漸漸對她產生興趣,因為她的父母都是著名的樂器演奏家,可以說是音樂世家呢。

  她是蕭樂鳴,跟我同年,讀甲班的,除了擅長音樂與長笛,學業成績也很優異。而且長相標緻,所以是不少男同學喜歡的對象。

  而我,游天籟,只是個出身平凡,成績也一般,讀丙班,剛好一樣喜歡音樂又懂得彈一點鋼琴的男生而已。沒想到這麼不顯眼的我,卻被她接受了。

  「要永遠在一起哦。」沒想到連這種諾言,也被她先提出,希望我倆都能守住諾言吧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十二月二十日 星期日 暴雨

  雨下得很大,天色昏暗,明明是早上卻黑得像晚上。如此戲劇性的發展,真希望這一切真的只是場鬧劇。

  今天的別離,居然成了永遠的分別。

  他所留下來的,是這個播放悅耳音色、像他的名字,是「天籟」之音的音樂盒。旋律輕快,還沒有聽過的曲子,會否是他的創作?而無論重覆多少次,都不能讓我「輕快」。

  抱住這個他最後送給我的禮物,無奈地前往維也納。

  我是否做錯了?其實當初不應該決定去維也納嗎?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(下一年)

二零XX年一月五日 星期五 陰

  我的傻女兒,居然把整瓶份的安眠藥吃下,幸好醫院距離不遠,及時把她送去急救洗胃了。想不到那小子對她影響如此深,一向品學兼優、沒讓作為父母的我們擔心過的她,都會幹出此等傻事。

  那個傻女兒,自那男孩遇上車禍的事之後一直鬱鬱寡歡,連比賽都大失準。但我也有責任,應該因此而發現她的情緒失控,我真是個不稱職的母親啊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一月十一日 星期四 晴

  昏睡了整整幾天,我又從人間與地獄的隙縫爬回人間。真沒意思,這瓶安眠藥的效力也太差了。

  困在病房十分無聊,出了去花園那邊散步。果然是冬天,樹木都枯掉,整個花園都失了態。天空還是跟那天一樣,一遍死寂。

  一根根的羽毛從天上飄落,有雪白,有銀灰,有黑曜。原來有些鳥兒現在才遷離過冬,要暫別這地了。他們有的成群地在空中盤旋一番,才各自離散,彷彿向對方道別般。

  對了,鳥兒們提醒了我,我跟他其實也只是暫別,將來總會在天上見面。一根奇特閃爍的羽毛在我面前落下,好像是送給我的禮物。會否是他從天上寄來給我,約定將來見面呢?

  他已經失去了寶貴的人生,所以他要我連他的份,好好享受和珍惜這一切。為了將來能好好面對他,我要一直活下去,活得好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一月十七日 星期三 陰

  嗚嘿嘿嘿嘿嘿!我成功了,我做到了!那個有份害死我寶貝兒子的臭女孩,我一下一下地,往她的腦袋破了幾個洞,打爆了!活該啊!

  鮮亮的血一下子地從她頭上噴湧而出,看得我爽極了。再看著那混帳父母驚惶失措的表情,真是樂極無窮!如此沒用的女兒我替你們好好解決了,快感激我吧!同是父母,卻沒有好好管教你的女兒,在學校亂勾引我的寶貝兒,真該把你們也殺掉。

  兒子,我不會給你在天上也被那女孩迷惑,母親我要來保護你了。

  「砰——」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二零XX年一月十八日 星期四 微雨

  女兒的喪事趕忙籌備中。明明以為上次大難不死,應該有「後福」?老天,為什麼你這麼快便接走我們還年輕又有為的小女兒呢?

  老婆哭了整整一天到現在都未停。我強忍淚水,假裝冷靜地處理女兒的後事。微落的雨點覆蓋我的臉,遮藏了我收不住的淚痕。

  女兒,希望你在天上能跟那小子過得安心,亦要小心那狂暴的瘋女人啊。

 

——Dead End.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